李佳逸是大笨蛋

无言分付甘桃
地转清幽亦可
朝来果是沧洲
侯门肉食纷纷
兄弟四人两人
栽接新来桃与
游观须知此地
谁识菊为花隐
雨打风吹何处
始惊知周无小
可怜玉树连桃
霜晴三日不胜
须念作劳居者
到头归向青山
头角深藏鳞鬣
往往惊开桃与
岩暝林霏日夕
庾亮恃才高更
无限归心何计
合掌髻子蒜许
凭君说与凡桃
竹杖芒鞋政自
吾人提笔谁飘
昨日论交竟谁
百疾侵陵成老
却用水荷苞绿
最爱诚斋语绝
锦箨裁冠添散
送老薤盐何处
未必神通能广